他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他看书 > 处心积虑(双性) > 第(7)章

第(7)章

谨记我们的网址,祝大家阅读愉快!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。

明明才是没过多久的事,阮蓝到现在已经不记得自己脱光了做激光的时候,对方看到在他肉棒下隐藏的那怪异雌穴时有没有露出惊讶的眼神,他刚出医院那会儿肿的厉害,却为了身体上的事一次一次的往医院跑。他身上的疤痕到大半年后才消失的干干净净,而那张卡里的余额加上他自己之前存的一些钱也都变成了0。

阮蓝还是想把钱再还给宋简,所以后续能工作后,除掉最基本的开销和保养身体的花费外,其他的钱都存进了那张卡里,只是离十万还远远不够。

他沉浸在回忆里,温阳阳却已经想起前日跟阮蓝翻相册的事,脸上露出8卦的笑容,“对了阿简,就是之前在学校里追你追的特别厉害的那个男生,叫什么名字来着?我都忘记了,他后面还跟你有联系吗?”

阮蓝回过神来,咀嚼的动作都停顿了一下,他下意识的往宋简的脸上看去,宋简却没看他,只把一块剔干净鱼刺的鱼肉夹到温阳阳的碗里,平静的问:“问这个做什么?”

“就是突然想起来了啊。”温阳阳稀松平常的把那块鱼肉夹着吞下了肚,仿佛宋简这样的举动对他来说一点都不特别一般,只有阮蓝心里嫉妒的在发疯,又羡慕无比。温阳阳道:“那天我还跟小蓝说了呢,说那次那个男生给你送奶茶的事,哈哈,其实你后面去给我买奶茶了不知道,等你走了后,其他人都嘲笑了那个土包子,说他是个癞蛤蟆,每天都想着怎么吃你这块天鹅肉,我看他脸色都红透了,羞的站都快要站不住的样子,走路跌跌撞撞的还挺好笑,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那么执着的追你。我都跟小蓝说,估计是个女孩子,你就会同意了。”

宋简停下了吃饭的动作,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,“为什么是个女孩子我就会同意?”

他这样认真的神色让温阳阳有些懵,下意识的道:“因为你不喜欢男人啊。”

宋简盯着他看了两秒钟,又继续吃饭,好像只是得到了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回答一般。阮蓝看着这一幕,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面前明明是很美味的饭菜,他却觉得一点也不好吃了。

温阳阳却还在思索,“诶我以前都记得那个土包子的名字,我记得非常非常搞笑来着,现在怎么忘了呢,我想想”温阳阳努力思索着,还没想出来的时候,宋简低声道:“叫平安,这名字没什么搞笑的。”

“啊啊对,是叫平安,还不搞笑吗?哪有人这样取名的。小蓝,你说搞不搞笑?”温阳阳凑了过来,想争取阮蓝的同意。

阮蓝心脏一拧,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来,“是挺搞笑的”他改了名字,孤儿院把他抱回去的时候,他身上除了一套半新不旧的衣服和一个小小的包被之外什么也没有,名字也都是按寓意好的取的,他叫平安,还有一个比他迟一天进孤儿院的小女孩叫喜乐,不过喜乐在五岁的时候就被人领养了,只有他,因为身体怪异,长得又不讨喜,性格也算不上好,所以一直是被剩下了。

温阳阳笑了起来,“对嘛,我就说挺搞笑的,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很好笑,怎么会有那么土的人啊。”他正还想吐槽下去,宋简已经把碗放了下来,有些严肃的看着他,“阳阳,不要再说了,背后说人坏话你觉得有意思吗?”

温阳阳有些懵,宋简同他一块长大,两个人虽说是同岁,但是一直以来都是宋简包容他,像哥哥一样对待他,他什么要求只要宋简能做到都会满足他,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子用这么重的语气说话。温阳阳心里流露出一股委屈,宋简的脸色已经缓和下来,主动柔声道:“抱歉,阳阳,我语气重了一点,但是我觉得你这样真的不好。”

温阳阳还是有些难受,他闷闷的点了点头。

一顿饭像是不欢而散,连最活泼的温阳阳一丢下碗筷就进了房间里,宋简犹豫了一下追了上去。

阮蓝看着紧闭的房门,这栋房子的隔音做的太好,里面说了什么他一点都听不到,不过他也庆幸自己听不到,否则的话宋简低声下气的哄温阳阳的话语被他听到的话,他一定会嫉妒的要发疯一般。

自己什么时候、哪怕只有一个小时、只有一天能得到对方的关注和爱呢?

阮蓝心里发苦,他不声不响的收拾了碗筷,又清理了厨房,等出来的时候他们卧室的房门已经打开了,里面空无一人,而书房的门却是半掩着,里面传来温阳阳欢笑的声音,显然两个人已经和好如初了。

阮蓝咬了咬嘴唇,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不要显得那么难看,他慢慢的走到书房门口,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宋简正在跟温阳阳一起拿着游戏手柄打游戏,那款游戏温阳阳教过阮蓝,阮蓝却没学会,此刻两个人却玩的非常激烈的样子。温阳阳的身体随着屏幕中的人来回晃着,他和宋简两个人挨得近,时不时的还贴在宋简的身上,看着就跟靠在他的肩膀上一般。

“哇,你说好要让我的,快快快,不行我要死了,啊啊,阿简让我。”温阳阳大叫了起来,手指噼里啪啦的在手柄上一阵操作,屏幕上终于传来一阵游戏结束的声音。温阳阳兴奋的直接捶地板,“啊,我还要再来一次,把你干掉的感觉好爽!”

宋简侧着头看着他,淡淡的道:“是我让着你。”

“让着我的也算,啊,小蓝来了。”温阳阳回过头就看到了阮蓝,朝他扬了扬游戏手柄,“要来玩吗?”

阮蓝往宋简看了一眼,对方并没有半点要回头看他的意思,他只能摇摇头,“不了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