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他看书 > 处心积虑(双性) > 第(16)章

第(16)章

谨记我们的网址,祝大家阅读愉快!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。

“呜”阮蓝嘴巴里含吮不住的口水都从嘴角滴落了下来,他被搅弄的意乱情迷,好像上下两张嘴都被男人给侵占了,这种看不到宋简的脸,却处处在被他玩弄的感觉让阮蓝很兴奋却有些心慌。他原本很想回过头去看男人的脸,但被对方阻止了之后他又不敢再轻举妄动,只能被动的接受男人激烈的肏干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的两条膝盖都跪痛了,前面的肉棒也被操射了两次,连肉逼都被干到潮吹了,男人才往他的宫腔里喷射了出来,将精液灌满他的肉穴。

“呜”阮蓝很舒服,舒服到呼吸急促根本说不出话来,没有了男人阴茎的支撑,他整个人都往地毯上倒,根本没有力气爬起来。他听到拉链拉好和皮带扣好的声音,一会儿后就有一件西装外套并不算温柔的盖在他的身上,而宋简也把空调温度再调高了亮度,等做完后,才低声道:“一会儿的时间并不太够。”

阮蓝的脸色红透了,心里透着一股甜蜜的餍足,又有了些些打扰男人的内疚。

第十七章:穿着情趣睡衣勾引男人

阮蓝在暗示了几次跟宋简做爱而被宋简拒绝后,阮蓝才意识到那次的勾引和打扰到底有多不合适,男人显然正在变相的惩罚他一般,让他之后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。

阮蓝喝着苦苦的中药,药汁都被熬成了灰黑色,散发着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,他不知道喝下去到底会有什么功效,但只要想到能有一点点效果,还是忍耐着将药汁全部喝掉。

他刚喝完,脸都皱成了一团,身边就有人倒了一杯水给他,阮蓝吓了一跳,偏过头来才发现是宋简回来了。阮蓝有些受宠若惊的把水杯接过来,又下意识的将药碗藏在背后,小心翼翼的询问:“今天怎么这么早啊?”

“嗯,提早下班了。”宋简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,脸上却没什么表情。阮蓝把男人递给他的水都喝了个干净,心脏砰砰直跳,小声解释道:“这是这个月最后一副药了,喝完了就要下个月再喝了。”

宋简看着他,“那你的胃感觉好点了吗?”

阮蓝听到男人的询问,自动的把他的话语归类为是对自己的关心,连忙点头,“好多了,一点也不难受了。”他把碗洗干净,又去将药渣子都倒出来扔进垃圾桶里,将垃圾袋绑成一个结,正想要扔出去,宋简把垃圾袋拿了过来,“我去扔吧。”看到阮蓝要拒绝的样子,他淡淡的加了一句,“你做饭,我饿了。”

阮蓝立即放了手,急急忙忙的去准备饭菜。

宋简上班的时间向来很固定,公司到了快年底了也有些忙碌,他进了办公室后,叫了助理进来,然后将一个牛皮纸袋拿出来,吩咐道:“找个中医帮我看看,里面都是些什么药,用来治什么的。”

助理有些惊讶,但还是把纸袋拿了过去,应了一声“好”再走了出去。宋简喝了一口助理刚刚送上来的咖啡,眼睛盯着电脑屏幕,想到阮蓝鬼鬼祟祟的样子,又有点头疼。

助理显然知道他这么郑重的吩咐应该是很急切的,等到稍稍空闲一点就跑了趟附近的中医院,得到结果的时候也有些惊讶,回来后他就如实对宋简道:“总经理,这是用来暖宫的药。”

宋简有些疑惑的看着他,“说明白一点。”

助理脸色带一点尴尬,毕竟是男人,稍稍迟疑了一下才道:“就是用来调理子宫的,能更顺利怀孕的药。”

阮蓝下班后就开始准备饭菜,今天是周五,不意外的话明天宋简不用上班,今天晚上想必也不会太忙碌。他想早一点吃完饭,然后自己去洗个澡,好好清理后面,这样的话兴许还能跟宋简亲密接触一次。

他很喜欢跟男人做爱,或者说不止喜欢做爱,只要能跟宋简在一起,做什么事他都很愿意。不过上次确实是激怒了对方吧?是因为在宋简工作的时候打扰了他,所以阮蓝学乖了,在宋简还有事的时候,绝对不敢再打扰他,否则的话男人的惩罚让他有些受不了。

明明之前都是稳定性生活的,突然之间被拒绝了好几次,他一点也不适应。阮蓝觉得人的习惯还真的是可怕,以前他觉得能跟宋简的距离近一点就好了,不必强求能跟对方做爱,等能跟对方做爱之后又觉得即使一个月有一次也就满足了,但等隔两天又可以做的时候,他又不习惯这样的冷落了。

看起来真的很像是在得寸进尺啊。

阮蓝现在都不敢想象如果宋简真的跟别人结婚,然后他们分开的话,自己要怎么办了。

最坏的后果就是死掉吧?

阮蓝默默的想,到时候他会找一个偏僻一点的地方,最好是在海边,这样的话也不影响别的人,他找一个美丽一点的偏僻一点的海岸跳下去,他的身体会沉入在海底,也许会挣扎一番,但他很快会因为呼吸不过来而晕过去,之后彻底沉下去,然后可能会被大型鱼类吃掉。那样的话也很好,至少不用被泡的胀胀的样子被人看到,然后被人去认尸。

阮蓝希望自己那个样子一辈子都不要被宋简看到,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。他甚至不希望宋简还记得他过去那副丑样子,黑黑的,土土的,还戴着黑框的眼镜,阮蓝希望宋简能记得他现在这副样子,至少外表看起来漂漂亮亮的,虽然有人工的痕迹。

不过到时候宋简肯定都不一定能记得他吧?有可能偶尔想起来,脑子里把会自己划为怎样的人呢?“一个讨厌的人”吗?

阮蓝想不出来,他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,一边切着肉沫,等到快做好饭菜的时候,开门声就响了起来。阮蓝系着围裙走出厨房,走到玄关面前,看着满身携带着寒气的男人,实在是想凑过去抱抱他或者亲吻他的嘴唇,不过他一点也不敢,只敢普通的打招呼,“你回来啦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