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他看书 > 处心积虑(双性) > 第(35)章

第(35)章

谨记我们的网址,祝大家阅读愉快!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。

关机吗?是在做什么呢?明明还有这么早,为什么会关机呢?

阮蓝咬了咬嘴唇,他有点控制不住想要啃自己的手指,但拼命忍耐住了。他跑去浴室里洗了澡,浑身赤裸的出来后,他打开衣柜,找了件宋简的衬衫穿在身上。

尽管上面只有洗衣液的味道,但是是宋简经常穿的,他就能幻想着自己现在是被宋简抱在怀里。

他好想宋简。

第三十七章:“捉奸”现场

阮蓝是被一阵细碎的声音吵醒的,他有些慌乱的睁开眼睛,开始还以为是不是有小偷闯进了家里来,等从逆光中看清楚那个慢慢靠近的人后,才松了口气。他看清楚宋简的脸,眼睛都睁大了,神智也慢慢的清醒过来,“老公,你怎么、怎么回来了?”

宋简显然已经洗过了澡,头发还是有些湿乎乎的,他身上只穿着一条睡裤,裸露出上身精壮的身躯来。他经常去健身房锻炼,腹部上都有明显的腹肌,看着诱人极了。

他走到了床边,声音有些沙哑,“刚好忙完了就买了机票回来了,到家的时间太晚就没有提前通知你。”

“哦”阮蓝看着他的眼睛,周围确实难得的有黑眼圈,男人脸色也显得有些疲惫,他心里顿时泛起一股心疼,还要再问的时候,突然想起自己身上还穿着他的衬衫,脸色顿时红了起来。他想抓住被子遮掩自己的身体,又觉得好像没有必要,因为宋简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胸口,明显是看了个透彻的样子。

会怎么想呢?会觉得自己是在勾引他吗?

阮蓝有些无措的看着对方,宋简跟他对视了一会儿,然后凑了过来,伸手摸了下他的头,“很晚了,继续睡吧。”

“啊嗯”心里不失望是假的,阮蓝继续趴在被窝里,宋简关了灯后也掀开被子躺了进来,两个人的身体中间还隔了一些空档,那小段距离让阮蓝觉得慌张,他不希望宋简是这个反应,虽然他知道男人很疲惫了,但是有那么久没有做爱的话,一般看到对方穿着自己的衬衫,会想的吧

而且宋简的欲望其实并不低,相反来说还比较旺盛,每次做爱都能消耗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,常常把阮蓝插射两次才会达到高潮的男人,难道真的不想吗?

阮蓝有些害怕是不是担心自己没有魅力了,虽然他一直都很自卑,不觉得自己多有魅力,但明明之前也不是这样的会不会是在外面不,宋简如果真的在外面跟别人有什么的话,以他的性格一定会直言相告的吧?毕竟他们两个人连恋人的关系都算不上,甚至也不算是炮友,只是一个约定的关系而已,宋简想要他离开的话,随时都可以的。

阮蓝心里惴惴不安,他就没有了什么睡意,他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几点钟,但身边的男人隔了几分钟后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,显然确实是很困了。

阮蓝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的睡着,醒来后身边已经空无一人,宋简已经离开了,阮蓝有些茫然的看着身边的空位,都有些怀疑昨天晚上宋简回来的事是不是自己在做梦。

但事实上确实并不是他做梦,只是宋简回来后跟出差一样的忙碌,几天了阮蓝都没有怎么看到他的人影,通常等他睡了男人才回来,等他醒来后男人已经离开,事情诡异的让阮蓝不想胡思乱想都做不到。

患得患失的情绪也体现在他的日常上,店长看着他打不起精神的样子,关切的问道:“小蓝,最近怎么了?一点精神都没有?”

阮蓝连忙摇摇头,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,“可能没有睡好。”

当天夜里他就打算无论再晚他都要等宋简回来,他洗完澡就坐在了沙发上,中途康玲给他发了一个视频请求过来,宝宝在镜头前看到他总是想伸手来抓,嘴巴里还一个劲的说“爸爸”“爸爸”,叫的含糊不清,一会儿后连口水都从嘴角滴落下来。

阮蓝看着屏幕上的小小身躯,想着他居然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心里那种感觉就很微妙。阮蓝逗了他几句,宝宝大约是看到总是抓不到他,最后居然哭出声来,被宋海抱到一边去哄了。

康玲转过头来,看着阮蓝的时候眼睛里含着慈爱,“小蓝,工作很忙吗?怎么这个星期没有回来?”

阮蓝心里有些内疚,他的世界总是围着宋简转的,其他的那些附属品便显得可有可无的样子,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心太狠,明明儿子就在不远处的地方,他居然能无动于衷的宁愿待在这套空房子里发呆,也不愿意回去看他。阮蓝面对康玲的目光,没有办法说出实话,只能撒了一个小谎,“是的,最近比较忙这个星期肯定会回去的。”

康玲点点头,“那就好,宝宝真的很喜欢你,我看他会走路了之后每天都会在门口的栏杆上待一会,可能是盼着你回来。”

阮蓝勉强笑了一下,他努力忽略这句话,觉得可能宝宝只是想出去玩而已,他才一岁多又懂得什么呢?结束通话后,阮蓝靠在沙发上又开始胡思乱想,最终他决定换了衣服出门。

他打车去了宋简公司楼下,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,他以前经常来,下班的空余时间或者休假日,他都跑到这里来守株待兔,待的自然是宋简这只“兔子”。但进入里面他还是第二次,上次是为了给宋简送落在家里的文件,门卫恰好没有在这里,阮蓝就直接溜了进去,坐了电梯上顶楼。

宋简的公司规模算不上特别大,写字楼只占了两层而已,但他的生意做的应该还不错,公司效益也还好。阮蓝自然是不会去打听这些的,这些都是康玲偶尔跟他说的,他知道康玲的意思,其实比起他做现在这份薪水不高的工作,康玲更想把自己产业中的一个酒店交给他管理,阮蓝不愿意,一来是自己没有那个实力,二来是他并不想占什么便宜。

他爱宋简是纯粹的爱的,他想得到的是宋简这个人,无关他的财产。

看着电梯里的数字一个一个往上变化着,阮蓝的心里有些紧张,他摸不清楚自己这样贸贸然的过来会不会让宋简生气,如果对方恼怒的话自己又该怎么办呢?可是他没有办法在家等那么久,跟男人缺少交流让他惶恐,他害怕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变数正在发生着。

等电梯到了顶楼,阮蓝的所有忐忑都化成了一盆冷水浇在他的头顶,他看着被锁上的门和里面黑乎乎的一切,浑身都僵硬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