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他看书 > 处心积虑(双性) > 第(41)章

第(41)章

谨记我们的网址,祝大家阅读愉快!别忘了多多宣传宣传。

宋简被告白的次数太多了,直接说的,发信息的,打电话的,或者写信的,各种的层出不穷的告白方式他都经历过,不过无一例外的都是拒绝。阮蓝的方式并没有多特殊,他执着的给自己送早餐,送了一年,只要有空就会跑来找他,宋简能对他说上一句话,他就能高兴老半天。

宋简并不能把阮蓝当作其他的追求者来对待,他们认识的时间久,对方的情况也比较特殊,宋简并非担心他做什么极端或者偏激的事情,只是相较于其他的人来说,他们彼此之间总算情况要复杂一点。不过即使再复杂,宋简也是不喜欢他的。

宋简坚定的确信这件事。

直到毕业聚餐的那天,他的欲望汹涌的来临,在离开或者留下的选择上,他居然脑子一错,选择了留下。当时宋简是确定自己还是喜欢温阳阳的,只是爱似乎能跟身体分开,他喜欢温阳阳,却从未想过要跟温阳阳上床,而面前的阮蓝的身躯却在诱惑着他,让他忍不住犯下了一个让他有些懊恼的错误。

中间的情事让他浑身都舒服透了,他是第一次,阮蓝也是第一次,但他们的交融却显得很合拍,对方那亦男亦女的胴体让他充分享受了性爱的美好,不过他知道这一切的缘由都是阮蓝给他下了药的关系。

既然是这样的话,那也不需要他承担什么责任吧?

但是宋简还是留下了一张银行卡,表明这段性事只能算是金钱交易而已,他知道阮蓝能明白。

但对方的偏执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得多,阮蓝消失了几个月,宋简以为彼此的关系算是断了,他不由得松了口气,而就在几个月后,阮蓝又重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,不过遮遮掩掩躲躲藏藏的,总是用相机偷拍他,总是跟踪他,甚至还把简历投到了他的公司里。

宋简看着简历上的照片,阮蓝改变了很多,但在他的眼中又感觉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,他对人的样貌向来不是很放在心上,他跟人结交的时候,更多的是看中对方的内涵。

宋简自然将这份简历掉了,他不想跟阮蓝有太多的牵扯,阮蓝的性格太过于偏执,他不觉得自己能把控住。

直到阮蓝通过温阳阳走进他的房间里的时候,宋简才知道,他把阮蓝的爱还是想得太简单了。

这个人何止是偏执?简直是病态了吧?他真的这么喜欢自己吗?喜欢到什么事情都愿意做的地步?

阮蓝诱惑他的时候,宋简不可避免的动了欲念。他向来洁身自好,上一次性爱还是跟阮蓝的初夜,之后他除了梦里梦到过那场性爱外,再也没有跟谁有过亲密的身体接触,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,再加上阮蓝刻意的引诱,他自然忍不了。

何况他知道阮蓝接近温阳阳是为了自己,而以温阳阳的个性对阮蓝也只是玩一玩而已,所以在这件事上,他对温阳阳并没有什么内疚心理。

一次次屈服于身体的欲望让他有些困扰,他只能在温阳阳不住在这套房子里的时候也不回去,他希望阮蓝知难而退,但很显然对方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放弃的人。

察觉到自己的心意的时候,是那一次温阳阳喝醉的时候。

宋简和阮蓝一起把他扶进浴室里给他洗澡,温阳阳的裸体呈现在了宋简面前,他用手替这个好兄弟和“喜欢”的对象洗澡,但是身体上一点也没有起任何欲望,反而只因为看了阮蓝那被打湿的身体,明明都没有露出多少肉色,胯下的阴茎却迫不及待的硬了起来。

宋简从那一刻起,就知道身和心其实是分不开的,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没有跟温阳阳告白的原因。

他一直误解了自己的喜欢。

不过他并没有打算认同自己的心意,在他的心里知道阮蓝这个人是危险的,爱得太过病态了,他不觉得自己能承受得住。他只想要普通一点的过一生,他并不想要成为哪个人生命中的全部,他觉得婚姻的状态是各自都有喜欢的事物,偶尔才甜蜜的聚在一起才算是最佳的,就是那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的那种感觉。

简单说起来大约就是相敬如宾吧?

很显然,以阮蓝的性格做不到那样的事,所以他一点也没有打算要跟对方有更深的交往。

直到他自杀了。

宋简听到消息的那一刹那,心脏是有一瞬间停摆的,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袭上他的心头,“失去”的念头那样强烈,即使马上知道对方没有生命危险,宋简还是急匆匆的出了门。温阳阳不知道阮蓝为什么这么疯狂的要自杀,他自然知道原因,阮蓝做一切都是为了自己。

想到这里,宋简心里竟觉得有些舒坦。

他开始了和阮蓝的同居生活,他看着阮蓝为了留在自己身边而故意把伤口挠破,他竟没有阻止,反而越来越有一种喜悦的心情,直到阮蓝拿起刀要自残,他才主动阻止,然后跟对方订了一个约定。

宋简觉得自己也开始病态了,他喜欢上了阮蓝看着自己的眼神,那种渴求的、小心翼翼的、充满全部爱恋的眼神,他每次看到,心里都觉得兴奋,他爱上了这种能掌控一个人的全部情绪的感觉,仿佛是一个由他掌握开关的小人一般,他一句话就能惹对方笑,一句话也能惹对方伤心难过,那种全方位的回应和极其浓烈的爱意都让他有些飘飘然。

宋简察觉到自己的恶趣味后,更多的观察着阮蓝,他有时候故意对对方冷淡,想看那种无措的眼神,可怜巴巴的眼神,那样的眼神总能让他兴奋。他知道阮蓝千方百计的想留在自己身边,但因此做出想要生个孩子来绑住他这样的事,未免做得也太过了吧?

宋简在听到秘书说那些中药的效果后忍不住想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