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他看书 > 一品丹仙 > 第七章 不同的路

第七章 不同的路

见到吴升,邹齐挠了挠头,歉然道:“我那婆娘就是这性子,胆子也小,总怕我出事,兄长别往心里去。”

吴升安慰道:“说的什么话,她是为你好。”

邹齐摇了摇头,又道:“听说兄长在外面做了场大生意,直入郢都,单剑刺杀楚国上卿,真是……”说着,眼中露出神往之色。

吴升笑了:“什么上卿,一个还没有炼神的乐尹而已。”

邹齐道:“话不是这么说,那可是当着士师孙介子和众多卫士的面下手,还能全身而退,当真了不起!”

吴升道:“我还是羡慕你,娇妻作伴、儿女双全。我这条路,难啊。”

再次沉默片刻,邹齐道:“兄长不要回家了,走远一些罢……前些时日,不单是士师府的高手,连稷下学宫的人都来过我这里,打探兄长的下落。”

“稷下学宫?”吴升忽然醒悟,昨夜见到的两个黑衣修士,怕不就是传言中的稷下学宫行走?

稷下学宫位于齐国临淄,是天下修行者心中的圣地,听说是世人与仙神沟通之所。自己刺杀昭奢一事和稷下学宫有什么关系?自己又不是魔道,更非妖物,不在他们镇压之列,他们可不管世俗之事,更不管刺客和盗贼!

邹齐摇了摇头,再次解释:“所以我那婆娘怕了,她并非对兄长有什么恶意……总之,兄长还是走远一些,先避一避风头吧。我给兄长准备了一些酒菜,供兄长路上驱寒。”

说着,将肩上的包裹抛了过来,拱了拱手,大步离去。

吴升接了过来,等邹齐背影消失在山梁之后,这才翻开包裹,里面是一个酒葫芦、一大包还带着热气的熟肉,以及上百个蚁鼻钱,沉甸甸的压在包裹底下。而这包裹打开之后,本身就是一件厚布斗篷,针线密实,晚上在野地里可以挡风。

打开葫芦,酒香扑鼻,吴升往嘴里灌了一口,暖意自腹中升起,眼睛忽然有些模糊了。

却听脚步声响,邹齐又出现在山梁上,却没下来,只是远远道:“兄长,险些忘了,有个叫金无幻的,上月来找过你,说是应十年之诺,我什么都没告诉他。此人提一根铜棍,腰间盘着条青蛇,很好辨认,兄长须得留神。”

吴升顿时一个激灵,忙问:“他去哪了?”

邹齐摇头:“不知,往鹿鸣涧那边去了。”

吴升追问:“走了多久?”

邹齐想了想,道:“总有十七、八天。”

鹿鸣涧是西北方向,从鹿台出发,有一条山道通往那里,走上一天就到。

吴升一边赶路,一边吃肉喝酒,肚子里有了东西打底,感觉浑身力气都回来了,丝毫不觉寒冷,更不觉得疲惫。

这可是自己重新修行的希望,得赶紧追上去,只是不知还能不能追得及。

鹿鸣涧这边有个村子,六户人家,既不是刺客,也不是盗贼,他们都是收赃的。吴升和他们都算熟悉,也在他们这里销过赃,却远远谈不上什么交情。

如果仅仅是应对楚国士师府的话,吴升可以大大方方露面,向他们打听金无幻的行踪,这帮人和官府不对付,没什么风险。但有了稷下学宫的行走们插手,可就不好说了,在学宫行走的威名下,他们的人品是无法保证的。

所以吴升不敢露面,只是在村外的林子中藏身,等待合适的时机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