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他看书 > 快穿:千古风流人物 > 第五十九章成为李月圆后,我和李白双双顶流了(十三)

第五十九章成为李月圆后,我和李白双双顶流了(十三)

(十三)

不就是比妖言惑众,颠倒黑白吗?

这个,她熟。

小郎君:……

这福气给你,你要不要?

“身为侠客,怎能不饮明月酒肆的江湖血,侠客行?”

“不饮就是你不行。”

看来,下次决战金陵秦淮河,她得带着李白观战,若心有所感,也许能够提前创作出那首白虹贯日气势磅礴的《侠客行》。

届时,她的明月酒肆在江湖上的地位便是真正的不可动摇。

“五日。”

荪歌彪悍匪气的规定了最后期限。

话说完,荪歌便握着长剑,挥挥衣袖,扬长而去。

非她胆怯,着实是被她划破衣衫的小郎君,总是欲言又止欲拒还迎的目光,似是在无声控诉她。

仔细一想,那小郎君的确是过于白净了,嫩豆腐似的。

与其说是侠客,倒不如说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矜贵公子。

大唐民风开放,她只是看了小郎君的胸膛,总不至于让她负责吧?

三十六计,走为上。

待荪歌离开后,所有人都忍不住松了口气。

在场的所有人,几乎都是三招之内落败,甚至绝大部分连出第二招的资格都没有。

剑招没有煊赫的气势,没有花里胡哨,但出剑角度和时机极其刁钻,速度极快。

还真是应了那句,天下武功唯快不破。

有人润了润嗓子,平复下紧绷的心情,下意识放轻声音“口口声声侠客,这哪里是侠客,分明是土匪行径。”

在坐之人心中默默赞同,但都没有出言附和。

实力为尊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“如此惊才绝艳的后起之秀,江湖上不该籍籍无名。”

“明月公子?”

“你们可知这明月公子为何人?”

“我隐隐约约知晓,这个明月公子与如今金陵城炙手可热的文坛新秀李白乃同胞兄弟,其他就不知了。”

就在大家满头雾水,一筹莫展时,有人弱弱的开口了“若我所猜不错,明月公子应来自蜀地。”

“据说,十多年前尚为孩童,便在戴天山大明寺无一敌手,天生的剑客。”

众人闻言,一片愕然,落针可闻。

那位被荪歌划破衣衫的小郎君施施然起身,告别众人,紧随荪歌其后。

正走马观花哼着小曲儿悠然自得的荪歌:……

这是小郎君后知后觉想起来让她负责了吗?

“小郎君?”

荪歌勒马,微微挑眉,嘴角一弯,弯腰俯身轻佻风流的用折扇轻轻挑起了小郎君的下巴。

“我姓裴。”

“裴渊。”

小郎君温文有礼,声音柔和儒雅。

姓裴?

河东裴氏?

这个姓,很难让人不重视,这是个拥有无上荣耀的姓氏。

天下无二裴,裴氏一家亲。

自秦汉以来,历六朝而盛,至隋唐而盛极,五代以后,余芳犹存。

上下两千年,豪杰俊迈,名卿贤相,茂郁如林,彪炳史册。

当然,这些都不是荪歌最在意的。

荪歌将折扇别在腰间,伸手一拉,将裴渊揽于马背,面对而坐“裴旻是你什么人?”

剑圣裴旻,以后会指点她家小崽子的剑术。

“叔父。”裴渊颇有些不适。

霸道,风流,放浪,却偏偏美如画。

这就是裴渊对面前这位明月公子的评价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