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他看书 > 快穿:千古风流人物 > 第六十九章成为李月圆后,我和李白双双顶流了(二十三)

第六十九章成为李月圆后,我和李白双双顶流了(二十三)

(二十三)

就好似方才那一问,耗尽了她所有的勇气。

坦坦荡荡,光明正大。

李白的愣神并非因容貌,而是心中滋生出的那种奇异的感觉。

如同野草疯长,瞬间遍野。

这种感觉像极了十多年前,他面对巧舌如簧的阿月。

心虚,气短。

还有愧疚和酸涩。

这种感觉没来由,却紧紧揪着他的心,让他移不开眼。

为何?

先是阿月,又是许家小娘子。

心中不断蔓延的愧疚,似绵绵江水,让他喘不过气。

若是荪歌在此,定能为李白解惑。

李月圆的未婚夫随李白出蜀亡故,李月圆终身未嫁留家中侍奉父母,一生孤苦。

而许氏,顶住了来自许家的压力,给了李白这个赘婿最大的自由和支持。

李白多年在外游历,鲜少归家。

生计,银钱,儿女,甚至是族中人的白眼,皆是许氏一人承受。

十年,风华正茂,出身名门的许氏便香消玉殒。

饶是李白再生性洒脱,都必须得承情。

李白定定看着许氏,心中百转千回。

这份亏欠,好像又与当年的阿月有细微的差别。

面对许氏,他下意识的想要逃避。

就好似,任由放纵,便会是一个难以避免的悲剧。

无论是对他,还是对许氏。

“姑娘,白不是良配。”

“姑娘钟灵毓秀,才貌双全,性情温婉,合该配门当户对之人。”

李白忍住心中的酸涩,咬咬牙,拒绝道。

许氏顿住,那双灿烂的眼睛微微通红,半是羞愤,半是难过。

“为何?”

许氏的声音中带着细微的哭腔,纤瘦的肩膀微微抽动。

“许小娘子当真不明白吗?”

李白泠泠然,眉眼如画,说不出的俊逸。

若他方才开口应下,才是真正的自取其辱。

许公话中的不满和嫌弃溢于言表,招他为赘婿尚且如此,遑论将许小娘子嫁于他。

许家,不会接纳一个商人子弟无官职在身的姑爷。

而他,不愿意成为赘婿。

许公要为许家考虑,而他要为阿月考虑。

他可以潇洒狂妄,诗酒度日,但绝不能将阿月一直以来的努力视而不见。

所有的付出,都该是双向的。

在阿月日复一日的言传身教耳濡目染下,他终究还是有些变化。

可以天真,但却不能天真到可笑。

许氏愣在原地,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下,任由李白的身影消失,却没有再开口。

世家大族官宦之家长大的女子,怎么可能不知。

许父神情复杂,嘴唇翕动。

单看自荐书,他觉得李白是个狂妄自负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。

这样的人为官稍有差池便会引火烧身,所以他并不打算举荐。

可方才那简单的一句话,又让他的认知微微产生了变化。

这是个难得的通透人。

看透世情,依旧不羁随性,不妥协,执拗直白,坦荡潇洒。

扪心自问,这样的性情值得赞许。

但,也就是这样的性情注定了李白仕途不顺。

就算有人举荐,也举步维艰。

官场,容不下这样犀利通透的人。

而许家女,绝不可能下嫁给一个商人子弟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