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他看书 > 快穿:千古风流人物 > 第八十八章成为李月圆后,我和李白双双顶流了(四十二)

第八十八章成为李月圆后,我和李白双双顶流了(四十二)

(四十二)

唯有李白,有此才能。

突然应召,挥笔于金花笺上连书三首。

首章咏贵妃之美,次章咏千娇百媚花,三章合咏。

名花倾国两相欢,长得君王带笑看。

这样的风流旖旎绝世丰神,使人再续不得,着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

想到此处,荪歌微微有些惋惜。

“阿兄心中有数便好。”

她要的,自始至终都是李白的快乐。

李白颔首应下,心中思量着该如何向玄宗陛下言明。

饶是玄宗未重用他,但依旧给了他全天下文人都艳羡的礼遇和恩宠。

当日入大明宫的种种,仍是天下美谈。

他虽不惧,但触怒帝王非明智之举。

荪歌并不知李白如何说服玄宗,全身而退,只知玄宗下旨,赐金放还。

赐金放还,于天下文人墨客而言,如同衣锦还乡,荣耀而归。

李白谪仙人的名声非但没有蒙上阴影,反而越发大放异彩。

富丽堂皇的长安城,李白一待便是十年,这对于一个曾经漂泊无定的浪子来说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
过久,便会厌倦。

可偏偏李太白如鱼得水,乐在其中,甚至将君子远庖厨抛之脑后,会习惯性的在荪歌酿制新酒后,烹羊宰牛,以示庆祝。

侠客行中,侠客执剑,十步杀一人。

长安城中,太白握刀,一刀一个小羊崽。

谪仙人,心甘情愿的染上了红尘烟火,且不愿回头。

在第三年,荪歌和李白收到了李客的来信,李白之母病故于西域。

遵照遗命,葬于西域,不归中原。

荪歌李白,带着小瘦墩千里奔赴西域送葬。

这是十年间,李白唯一一次离京。

小瘦墩哭成了泪人,李白亲自挥墨写下悼文,立碑供奉。

荪歌呆愣于墓前,生死无常,向来如此。

当年那个让她深感惊艳的异域美人儿,如今在这一抷黄土下长眠。

“阿月,无需悲伤。”

“你阿娘死前,面带笑容,宁静满足。”

“西域,是她心心念念的归处,她不曾觉得遗憾。”

“阿月,你阿娘临终前给你准备了东西。”

李客苍白着脸色,宽慰着荪歌。

无需悲伤吗?

若无悲伤,李客大片大片冒出的白发是为何?那夜夜难眠,眼角下的青黑色又是为何?

回到住处,李客将遗物一一拿出。

三个儿女,一人一双亲手缝制的鞋子,针脚看起来歪歪扭扭,但却分外密实。

不用猜也知,这是拖着病体做出来的。

而荪歌比之李白和小瘦墩,多了一套女装,比之西域风格多了些许含蓄,又比中原少了几分约束。

这是她给自家儿女最后的牵挂。

小瘦墩抱着明显小了许多的鞋子,轻轻呜咽着。

他还没将铺子开遍西域,他与阿娘便天人永隔,再无相见之日。

在阿娘的记忆中,他还是几年前那个换牙的小肉墩。

“阿兄。”小瘦墩扁扁嘴,哭声越来越难以控制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