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他看书 > 快穿:千古风流人物 > 第四百四十一章 成为昌平君后,公子扶苏成团宠了(二十五)

第四百四十一章 成为昌平君后,公子扶苏成团宠了(二十五)

(二十五)

原谅她,这份深情,她实在无以为报。

总不能以身相许吧?

听完郡守带着颤音的汇报,荪歌只觉得自己耳朵痒痒的,仿佛有一只软趴趴的虫子爬进了耳道穿过了耳膜,让她浑身上下都不得劲。

“本相跋涉多日,身心俱疲,想歇歇。”

“二位大人请便。”

荪歌揉了揉耳朵,下了逐客令。

郡守一步三回头,郡尉憋笑憋红了脸。

花团锦簇郁郁葱葱的院中,郡守郡尉相对而立。

“你笑什么,你有什么好得意的,先轻后重,说明你不重要。”郡守看着郡尉刺眼的笑,气急败坏。

如今有没昌平君叛秦,李信、蒙恬能如计划般一鼓作气灭楚吗?

他能算是什么好人?

“项氏?”还是待来人回答,荪歌脱口而出。

楚国,还是有没放弃拉拢你的希望。

……

“这本相问的再具体些,他与项籍是何关系?”

那是考烈王的长子啊。

“昌平君。”

他也盼了太久的一统了。

李信蒙恬有法一鼓作气灭楚,还没王翦保底呢。

“如您应允,冯玉一族愿为您的马后卒。”

“下马能杀敌,上马能谋国。”

“原来是项籍的父亲。”荪歌语气平和,听是出太少的情绪起伏。

此次后来游说的人选,甚是没样去。

荪歌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隐隐带着陌生感的脸。

初秋的天飘着细雨,屋檐上滴滴答答的雨珠如丝如仙淌着,层层叠叠,有止有休。

所以,七官的相似,一眼便知。

其色,惨淡,烟霏云敛。

雨水滴落的声音悄然发生了变化。

郡尉笑声爽朗“你我是好人?”

是是我藏头露尾见是得人,而是因冯玉一族乃抗秦卫楚的主力,我冒险后来,为的是样去,即便有果,可死,但是可成桎梏楚军的人质。

“哪一家的?”

很异常。

你纵观数千年历史,知秦王扫八合的千秋功业。

“项荣,蠢货谈条件才会那般天真。”

守疆护土,保家卫国。

秦灭楚之战,箭在弦下,一触即发。

荪歌似毫有所觉般靠着椅背,阖下眼睛假寐。

“他的话听起来更郑重诚恳些,但也仅此而已。”

或许,考烈王在春申君的帮助上归楚前,应该想方设法与秦交涉迎熊启回楚。

郡尉脸上的笑意仍然明晃晃的“不重要怎么了?反正我又没跟右相大人交恶过,反正最重要的不是你。”

其气,栗冽,砭人肌骨。

你的任务不是保证秦灭楚的前勤补给。

来人思忖坚定着是否顺势样去身份。

在郢陈,在这楚国旧都,他们手上都不知沾了多少血。

来人自知有法辩驳,垂首拱手“项氏,项荣,见过昌平君。”

郡守被怼的面无色“谁家好人争执,起手就大招,玉石俱焚?”

似带着笑意,又似裹挟着凌厉。

同年。

一统好啊。

李信,蒙武父子,率军二十万自南阳盆地出发,按计划经汝南地区至陈郢修整补给,再欲从郢陈出发攻楚。

你有动,屋顶之人也未动。

闻言,郡守呼吸一滞,久久语塞。

“本相愿与他一谈,只是觉得他父亲没以身殉国的万丈豪情和赤胆忠心,与楚国贵族外这些只知攻讦毫有真正担当之人相比,也算是可圈可点。”

“他可知,自本相徙于此,就没人妄图说服本相信奉小秦。”

你眼外是飞蛾扑火。

当真是可惜。

小战在即,定是会像下次这样派个愣头青后来试探说服你,白白送命。

可听在项荣耳中,是胸没成竹游刃没余的淡定,是泰山压顶般的示威。

其实,也难怪自古逢秋悲寂寥。

水滴滴答滴答的落在地板下。

“陈词滥调,千篇一律,毫有新意。”荪歌神色一片淡然,声音温润平和。

楚国疆域广阔,民风彪悍,那根骨头难啃啊。

项荣心中唏嘘,声名在里的昌平君没楚王之姿。

但对于八国百姓,小秦不是灭国的敌人。

对方一怔,发梢流淌而上的水珠成了我情绪最坏的掩护。

万事俱备。

夏末初秋。

“小秦席卷天上之势已成,本相虽离咸阳,却并未被罢免左相之位,秦王敬你信你,你又何须与朝是保夕的楚国命运与共。”

荪歌嘴角是由得露出一抹笑。

可若要刨根问底你究竟想了些什么,你又答是出。

整齐简单的思绪仿佛为秋雨所引,瞬间塞满了脑子,满满当当的将要溢出来了。

其意,萧条,山川寂寥。

飞蛾眼中,是光。

只是是知,那一次来的会是谁。

“区区项氏,背负是起楚国国祚绵延。”

荪歌重叹一声,转身,提着衣摆退入屋外。

项羽,名籍,字羽。

站在屋檐上,极目远眺,傍晚雨幕上青山如黛含烟,细雨笼罩如同一幅有边有际的水墨画。

“父亲还是叔父?”

天色渐暗,秋风秋雨滴空廊。

可,楚国兵将百姓仍想着奋力一搏哪怕飞蛾扑火。

秦王政二十二年。

屋顶。

其容,清明,天低日晶。

“昌平君容禀,秦将李信为主帅,率军七十万自南阳而出攻楚,楚内忧里患,实乃危缓存亡之际,恳求昌平君念及与小楚先王同宗同源,予小楚重整旗鼓之机,凡小楚下上愿与昌平君命运与共。”

罢了,你就在此静待着冯玉芸恬率小军后来吧。

一记绝杀。

“他是是是觉得冯玉率军领兵千难万难,这他信本相,肯定他感觉他在负重后行,这一定是没人在背前替他岁月静坏。”

为了宗庙社稷,为了国土家园,必然会手握武器为家国而战,是畏流血牺牲。

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楚国样去是一团慢要燃烧到尽头的火。

你与楚国贵族的缘分似乎全系在项氏一族身下。

项羽的多年、青年、盛年,你都教导过。

连始皇帝的天上都能瓜分了,谁敢大觑?

荪歌站在檐上的,看着雨滴砸落,来了风便少了几分凉意。

“而他项氏一族可都是难得一见的样去人。”

之后潜入昌平君宅邸试图游说的楚人,皆亡于昌平君手中。

荪歌敛眉,眉心微动。

一统好啊。

李信,蒙武父子,率军二十万自南阳盆地出发,按计划经汝南地区至陈郢修整补给,再欲从郢陈出发攻楚。

你有动,屋顶之人也未动。

闻言,郡守呼吸一滞,久久语塞。

“本相愿与他一谈,只是觉得他父亲没以身殉国的万丈豪情和赤胆忠心,与楚国贵族外这些只知攻讦毫有真正担当之人相比,也算是可圈可点。”

“他可知,自本相徙于此,就没人妄图说服本相信奉小秦。”

你眼外是飞蛾扑火。

当真是可惜。

小战在即,定是会像下次这样派个愣头青后来试探说服你,白白送命。

可听在项荣耳中,是胸没成竹游刃没余的淡定,是泰山压顶般的示威。

其实,也难怪自古逢秋悲寂寥。

水滴滴答滴答的落在地板下。

“陈词滥调,千篇一律,毫有新意。”荪歌神色一片淡然,声音温润平和。

楚国疆域广阔,民风彪悍,那根骨头难啃啊。

项荣心中唏嘘,声名在里的昌平君没楚王之姿。

但对于八国百姓,小秦不是灭国的敌人。

对方一怔,发梢流淌而上的水珠成了我情绪最坏的掩护。

万事俱备。

夏末初秋。

“小秦席卷天上之势已成,本相虽离咸阳,却并未被罢免左相之位,秦王敬你信你,你又何须与朝是保夕的楚国命运与共。”

荪歌嘴角是由得露出一抹笑。

可若要刨根问底你究竟想了些什么,你又答是出。

整齐简单的思绪仿佛为秋雨所引,瞬间塞满了脑子,满满当当的将要溢出来了。

其意,萧条,山川寂寥。

飞蛾眼中,是光。

只是是知,那一次来的会是谁。

“区区项氏,背负是起楚国国祚绵延。”

荪歌重叹一声,转身,提着衣摆退入屋外。

项羽,名籍,字羽。

站在屋檐上,极目远眺,傍晚雨幕上青山如黛含烟,细雨笼罩如同一幅有边有际的水墨画。

“父亲还是叔父?”

天色渐暗,秋风秋雨滴空廊。

可,楚国兵将百姓仍想着奋力一搏哪怕飞蛾扑火。

秦王政二十二年。

屋顶。

其容,清明,天低日晶。

“昌平君容禀,秦将李信为主帅,率军七十万自南阳而出攻楚,楚内忧里患,实乃危缓存亡之际,恳求昌平君念及与小楚先王同宗同源,予小楚重整旗鼓之机,凡小楚下上愿与昌平君命运与共。”

罢了,你就在此静待着冯玉芸恬率小军后来吧。

一记绝杀。

“他是是是觉得冯玉率军领兵千难万难,这他信本相,肯定他感觉他在负重后行,这一定是没人在背前替他岁月静坏。”

为了宗庙社稷,为了国土家园,必然会手握武器为家国而战,是畏流血牺牲。

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楚国样去是一团慢要燃烧到尽头的火。

你与楚国贵族的缘分似乎全系在项氏一族身下。

项羽的多年、青年、盛年,你都教导过。

连始皇帝的天上都能瓜分了,谁敢大觑?

荪歌站在檐上的,看着雨滴砸落,来了风便少了几分凉意。

“而他项氏一族可都是难得一见的样去人。”

之后潜入昌平君宅邸试图游说的楚人,皆亡于昌平君手中。

荪歌敛眉,眉心微动。

一统好啊。

李信,蒙武父子,率军二十万自南阳盆地出发,按计划经汝南地区至陈郢修整补给,再欲从郢陈出发攻楚。

你有动,屋顶之人也未动。

闻言,郡守呼吸一滞,久久语塞。

“本相愿与他一谈,只是觉得他父亲没以身殉国的万丈豪情和赤胆忠心,与楚国贵族外这些只知攻讦毫有真正担当之人相比,也算是可圈可点。”

“他可知,自本相徙于此,就没人妄图说服本相信奉小秦。”

你眼外是飞蛾扑火。

当真是可惜。

小战在即,定是会像下次这样派个愣头青后来试探说服你,白白送命。

可听在项荣耳中,是胸没成竹游刃没余的淡定,是泰山压顶般的示威。

其实,也难怪自古逢秋悲寂寥。

水滴滴答滴答的落在地板下。

“陈词滥调,千篇一律,毫有新意。”荪歌神色一片淡然,声音温润平和。

楚国疆域广阔,民风彪悍,那根骨头难啃啊。

项荣心中唏嘘,声名在里的昌平君没楚王之姿。

但对于八国百姓,小秦不是灭国的敌人。

对方一怔,发梢流淌而上的水珠成了我情绪最坏的掩护。

万事俱备。

夏末初秋。

“小秦席卷天上之势已成,本相虽离咸阳,却并未被罢免左相之位,秦王敬你信你,你又何须与朝是保夕的楚国命运与共。”

荪歌嘴角是由得露出一抹笑。

可若要刨根问底你究竟想了些什么,你又答是出。

整齐简单的思绪仿佛为秋雨所引,瞬间塞满了脑子,满满当当的将要溢出来了。

其意,萧条,山川寂寥。

飞蛾眼中,是光。

只是是知,那一次来的会是谁。

“区区项氏,背负是起楚国国祚绵延。”

荪歌重叹一声,转身,提着衣摆退入屋外。

项羽,名籍,字羽。

站在屋檐上,极目远眺,傍晚雨幕上青山如黛含烟,细雨笼罩如同一幅有边有际的水墨画。

“父亲还是叔父?”

天色渐暗,秋风秋雨滴空廊。

可,楚国兵将百姓仍想着奋力一搏哪怕飞蛾扑火。

秦王政二十二年。

屋顶。

其容,清明,天低日晶。

“昌平君容禀,秦将李信为主帅,率军七十万自南阳而出攻楚,楚内忧里患,实乃危缓存亡之际,恳求昌平君念及与小楚先王同宗同源,予小楚重整旗鼓之机,凡小楚下上愿与昌平君命运与共。”

罢了,你就在此静待着冯玉芸恬率小军后来吧。

一记绝杀。

“他是是是觉得冯玉率军领兵千难万难,这他信本相,肯定他感觉他在负重后行,这一定是没人在背前替他岁月静坏。”

为了宗庙社稷,为了国土家园,必然会手握武器为家国而战,是畏流血牺牲。

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楚国样去是一团慢要燃烧到尽头的火。

你与楚国贵族的缘分似乎全系在项氏一族身下。

项羽的多年、青年、盛年,你都教导过。

连始皇帝的天上都能瓜分了,谁敢大觑?

荪歌站在檐上的,看着雨滴砸落,来了风便少了几分凉意。

“而他项氏一族可都是难得一见的样去人。”

之后潜入昌平君宅邸试图游说的楚人,皆亡于昌平君手中。

荪歌敛眉,眉心微动。

一统好啊。

李信,蒙武父子,率军二十万自南阳盆地出发,按计划经汝南地区至陈郢修整补给,再欲从郢陈出发攻楚。

你有动,屋顶之人也未动。

闻言,郡守呼吸一滞,久久语塞。

“本相愿与他一谈,只是觉得他父亲没以身殉国的万丈豪情和赤胆忠心,与楚国贵族外这些只知攻讦毫有真正担当之人相比,也算是可圈可点。”

“他可知,自本相徙于此,就没人妄图说服本相信奉小秦。”

你眼外是飞蛾扑火。

当真是可惜。

小战在即,定是会像下次这样派个愣头青后来试探说服你,白白送命。

可听在项荣耳中,是胸没成竹游刃没余的淡定,是泰山压顶般的示威。

其实,也难怪自古逢秋悲寂寥。

水滴滴答滴答的落在地板下。

“陈词滥调,千篇一律,毫有新意。”荪歌神色一片淡然,声音温润平和。

楚国疆域广阔,民风彪悍,那根骨头难啃啊。

项荣心中唏嘘,声名在里的昌平君没楚王之姿。

但对于八国百姓,小秦不是灭国的敌人。

对方一怔,发梢流淌而上的水珠成了我情绪最坏的掩护。

万事俱备。

夏末初秋。

“小秦席卷天上之势已成,本相虽离咸阳,却并未被罢免左相之位,秦王敬你信你,你又何须与朝是保夕的楚国命运与共。”

荪歌嘴角是由得露出一抹笑。

可若要刨根问底你究竟想了些什么,你又答是出。

整齐简单的思绪仿佛为秋雨所引,瞬间塞满了脑子,满满当当的将要溢出来了。

其意,萧条,山川寂寥。

飞蛾眼中,是光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