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他看书 > 半个俗人 > 15、他们还只是孩子啊

15、他们还只是孩子啊

丁伯一愣,还是实话实说了,“啊对,当年是白老太太借钱给我,让我讨了婆娘。后来我婆娘难产,还是白老太太来帮忙的。”

“那就行。”白孤点了点头。

丁伯一头雾水。

他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,白孤却转头将矛头对准了其他两个家长,“林大娘,陈大妈,我奶奶也帮过你们家不少忙吧?需不需要我提醒提醒。”

“不用了,不用了。”

“我还记着呢。”

白孤点了点头,然后往旁边走了两步,让身后白老太太的坟展露出来,“你们五个人,都受过我奶奶的恩惠,是不是?”

五人不知道白孤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但也点了点头。

“都是直接,或间接欠了我奶奶一条,甚至更多条命,是不是?”

五人点了点头,只是心里开始不安起来。

“也就是说,我可以让你们,去做一件或几件事,来偿还你们所欠下来的命,是不是?”

五人心中不安更加强烈了,但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。

没办法,前人栽树后人乘凉,人家确实有这个资格。

“那我再问,打人杀人,是否需要血债血偿?”

五人相互对视了一眼,不敢再答了。

他们其实知道自家孩子做了什么,只不过还是想把这件事情糊弄过去。毕竟真要追究起来,他们的孩子恐怕一个都跑不了。

丁伯刚刚服软的话语,也只不过是装糊涂罢了。

而白孤现在这个问题,则是把选择抛给他们了。

回答是,那他们的孩子都将难逃一死。

回答不是,指不定会惹怒白孤,让他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。

这个是死命题!

在寒冷的大雪天,几个家长被白孤这个问题急得都出了汗。

都是冷汗。

都在害怕自己的孩子因为自己的回答而遭遇不测。

这时候,其中一个孩子跪得腿麻了,也被寒风吹得受不了了。他哭着大喊道:“爹,快救我!我不想跪了,我要回去!我想家了!”

是丁伯的小儿子。

丁伯听着儿子的哭喊声,心痛如绞。但他清楚,现在当务之急,就是把事情跟白孤谈清楚。

在那之前,任何其他的动作,都有可能害死自己的孩子。

几个孩子本来都被折磨得快崩溃,当有一个孩子哭了,其他孩子的心理防线也就跟着一起崩溃,也跟着哭喊起来。

一个壮汉听不下去了,上前就是几巴掌,直接就把几个孩子给扇懵了。紧接着又掏出几块布团,塞入各自嘴里,不让他们再哭喊。

本来他们的手脚都被绑着,以防他们逃跑。现在好了,相对自由点的嘴巴也被限制了。

几个孩子只能在心里默默哭喊。

但旁边的几个家长可就忍不住了。

自家孩子被打了,做父母的能忍住?

“你们怎么可以乱打人?”

“畜生啊你们!”

“你们这么大个人打小孩,你们丧尽天良啊,不得好死!”

李伯更是护子心切,直接冲上去想把儿子救出来。却被鹏哥一脚踹在胸膛,整个人飞了回去,摔在雪地上。

鹏哥的目光如刀,冷冷地剐过几人,“你们要是想谈,就好好谈。不然,我就直接把这几个杂碎的脑袋拧下来!”

白小小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,多少有些感情。至于阿月,虽然跟他不熟,但也看着乖巧。这样的两个女孩一个重伤未醒,一个活活冻死,他心里也不好受。

而且,他也从来没见过现在这样的白孤。

那么伤心,那么愤怒,那么……绝

望。

但无论如何,他都是坚定地站在白孤这边,支持他做的一切。

不论对与错。

不管以前,现在,还是未来。

都是如此。

场面一度僵持不下。

最后还是丁伯出面打破沉默:“小白,咱这样,这里风大雪大,太冷,不太适合谈。先回去,咱找个暖和点的地方坐下来慢慢谈。也别动手动脚的,伤了和气多不好。”

“丁伯,您说这话违心不?伶仃巷里面有暖和地方吗?况且,和气?伶仃巷是什么地方,您比我住得久,应该比我清楚吧?”白孤不禁嗤笑一声。

“老丁,跟这小子废什么话,咱们去报官!让官府治治他们!”王大婶一脸忿忿不平,说话间还瞟了一眼阡陌司众人。

白孤笑了,“可以啊,去吧。我还担心这事儿处理起来太费劲儿了,正好让官府来,名正言顺,把这群家伙砍了也是天经地义。去啊,赶紧去啊。晚了,衙役可就都回家了。”

“小白啊,咱再商量商量,就不能有个更好的方法解决吗?”丁伯真的无语了,怎么会有这群猪队友啊!明明让自己一个人慢慢从中调节就好了,非要横插一脚,搞得现在僵持不下,都快谈崩了。

不然的话,现在估计都可以带回孩子,回家睡觉了。

“更好的办法?比如呢?赔钱吗?你们又能有多少钱?你们五家加起来都没有十贯钱吧?这连治小小的病都不够!”

丁伯瞬间哑火。

白孤冷笑一声,话锋一转,“不过呢,我倒是有一个办法,就是不知道你们舍不舍得。”

“说来听听。”丁伯眼前一亮,有办法就行,那就说明有得商量。

“你们五家呢,都受过我奶奶的恩惠,都欠过我奶奶几条命,这一点没错吧?”白孤突然粲然一笑,“那好,我要你们现在,把欠我奶奶的命还来。不用多,一条命就够了,剩余的以后再说。至于怎么还呢,很简单,现在就在这里,你自己和你的孩子选一个去死,另外一个可以活着回家。既还了我奶奶一部分的恩惠,也可以偿还小小与阿月的血债,是不是很简单啊?”

五人的脸色瞬间苍白。

鹏哥众人心中悚然。

白孤这个办法……太狠毒了!

甚至可以说是恶毒!

利用前人的恩惠,来要挟他们用命来还,让他们在自己与孩子之间做选择!

白孤就是要让他们在人性与亲情之间做选择!

他就是要将伶仃巷人骨子里深藏着的自私搬到明面上,血淋淋地撕开给大家看!

你们不是担心孩子嘛,不想让孩子受罪受苦,那你们就去死!

不然,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孩子死在自己面前!

要么自家的主心骨垮掉,要么自家的后代断绝。

无论是哪种选择,都能将各家推入深渊。

白孤就是要在他们心里留下阴影,让他们在以后的日子天天遭受良心的谴责!

就算是今天他们能安然无事地回去,往后的日子可就不一定能安生。

陈大妈颤抖着手,指着白孤,“小……小白,你怎么能这么恶毒!”

白孤洒然一笑,丝毫不在意陈大妈的指责,“怎么样,各位,做好选择了吗?没有的话,那我就替各位做主了。”

王大婶悲呼一声,哭喊道:“他们还只是孩子啊!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们!”

丁伯闭上眼睛,一脸绝望。

这下子半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。

真的是猪队友!

蠢!

果不其然,白孤原本挂着笑意的脸突然一僵,脸色瞬间变得铁青。

在这一刻,时间仿佛凝

固了一般,漫天风雪也为之一滞。

他蓦然爆发,“孩子?!就你们的孩子是孩子,别人家的就不是,对吗?!小小她今年才十岁!十岁!现在躺在老刘头家,重伤昏迷,什么时候能醒还不知道!阿月,她今年才七岁!七岁啊!现在就躺在你们面前这小小的坟里,死了!她们比你们的孩子都要小,你们的孩子是孩子,那她们呢?她们算什么?她们就不是孩子了吗?啊!”

白孤越说越激动,眼中不知何时滚下两行泪,眼瞳却是赤红一片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