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他看书 > 半个俗人 > 106、一块布料

106、一块布料

白袍徐爷看着白孤,端详了好一会儿,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小白,你现在到底什么境界了?怎么连我都看不穿?”

白孤微微一笑,不要说话。2023txt.com

“怎么,连我都不想告诉?这么神秘?”白袍徐爷含笑道。

白孤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倒也不是,主要是我也没遮掩修为啊,你们看不出来不能怪我,我也没办法啊。”

白袍徐爷有些惊讶,“没有遮掩?那就奇怪了,怎么突然这样呢?”

白孤想了想,指着眼睛说道:“会不会是因为这个?”

指的是先前的双眼异象。

白袍徐爷被这么一提醒,倒是有了些头绪,“积光屏障好像确实可以遮掩气息。至于你那左眼里的金光,实在是不好说到底是什么东西。因为金光代表的东西太多了,你的这道金光气息我又没见过,所以不好说。不过能确定的一点是,这金光对你来说无害,至少目前是这样的。”

“积光屏障?那是啥玩意?有啥用?”白孤一下子就抓住重点。

“你右眼里的赤红光芒,就是积光屏障。跟你解释太多你现在也听不懂,你只要知道,这积光屏障的防御很厉害就是了,其他的你以后就知道了。”

白孤一下子就皱起眉头了,“怎么又是防御?我身上的防御都快堆成城墙了,怎么还来?”

白袍徐爷没有回答白孤的问题,只是取出一块粗糙的布料,上面歪歪扭扭地绣着一只跟大蚊子没两样的红蜻蜓,“这个你还记得吗?”

白孤的心咯噔一下,连忙质问道:“徐爷,这东西怎么会在您这里?”

白袍徐爷没在意白孤的语气不善,淡然道:“这是你奶奶临走前交给我的,说有重要的东西留存在这布里,你将来受到危险时一定一定要打开。并且千叮咛万嘱咐,要我一定把这东西转交给你。现在,我的任务完成了。”

白袍徐爷手掌一抬,那块粗糙的布料便稳稳当当地落在白孤手里。

白孤连忙一把抓住粗糙布料,脸色慌张而又谨慎。

在感受到熟悉的触感之后,白孤又连忙展开手掌,用另一只手一点一点地摊开粗糙布料,还不忘用手指按压住粗糙布料,生怕一不小心,就被风雪吹走了。

白孤小心翼翼地托着粗糙布料,眼睛却目不转睛、不敢眨眼地看着,生怕下一秒粗糙布料就突然消失了。

白孤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。

白孤忍着眼眶里的眼泪,努力扯出一个笑容,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哽咽道: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!我就知道奶奶不会丢下我的!不会丢下我一个人在这世上的!我知道奶奶……奶奶她不会的……”

白孤突然说不出话了,因为抑制不住的情绪已经堵住了他的喉咙。

白袍徐爷叹了口气,伸出手帮白孤拍着背顺气。

白孤越哭越大声,仿佛要将这六年来的孤单、困苦、无助都发泄出来。

豆大的泪水一滴一滴地从他脸上滚落,摔碎在雪地上。

白孤突然打开白袍徐爷的手,然后抓着粗糙布料,转身朝山下跑去。

边哭边跑。

白孤跑了不知道多久,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跑得头脑发晕四肢发软,直至看到两座不算大的小坟头,白孤才缓缓停下了脚步。

白孤连忙本能地想抬起右手擦去脸上的眼泪鼻涕,但想起手里还抓着粗糙布料呢,就换成另一只手在脸上缓缓擦拭。

将脸上的痕迹都擦去之后,白孤这才敢缓缓走上前,扑通一声就跪在那座稍大点的坟头前。

白孤本想扯出个笑脸,然后跟白老太太诉说些心里话。可笑意刚到嘴角,就歪了下去,脸也就苦了起来。

下方失守,就连上游也破防。

眼泪一个没注意,也一并滚落下来。

白孤索性不管了,就这么跪在白老太太的坟前,再次嚎啕大哭起来,比刚刚在赋闲崖上还要撕心裂肺。

风雪打在脸上瞬间就糊成了一片。

一如当年白老太太刚下葬,那年的除夕夜白孤没能要到饭,就饿着肚子,跑到白老太太的坟前哭。

因为年纪小,不懂怎么去要饭,也不知道饿了该怎么办,年幼的白孤就本能地想回家找白老太太诉苦。

但回到家,白孤才想起白老太太已经去世了,然后就跑到白老太太坟前跪着哭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