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他看书 > 半个俗人 > 228、变故

228、变故

看着最后一点飘入自己眉心的星光,白孤不由得嘴角一扯。

别人出言羞辱自家弟子,不但不维护,还给予对方肯定,而且给自己弟子的东西还要收回去,做师傅能做到这个份儿上的,天底下恐怕没几人了。

老家伙可真是给自己找了个好师傅啊!

然后白孤就感到眉心处微微发热,继而刺痛无比,如同一万根银针一同扎在眉心,一大团火焰在里面燃烧炙烤。白孤忍不住发出一阵惨叫,捂着眉心跪倒在地。

白孤五官都快因为疼痛扭曲在一起了,捂着眉心的手巴不得赶紧把眉心抠破,再往里面倒几桶冷水洗个痛快。

不就是发了几句牢骚嘛,至于吗?

白孤另外一只手狠狠捶着地面,扬起一阵阵沙土,以此来减轻来自眉心的痛苦。

白小小被白孤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,睁着一双大眼睛不知所措。

只不过白小小似乎是想到什么,下意识地扑到白孤背上,用小手轻拍着白孤的后背,被吓得苍白的小脸上满是着急与心疼,大颗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,却仍旧努力克制,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,“哥,不疼,不疼,小小给你拍背,小小在呢,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

在第一次从椒月山出来,白孤重伤醒来的时候,就是这么安慰压制了半个多月、情绪爆发的白小小。

白孤紧紧咬着牙,勉强让自己有一丝清醒,“小小,让开,会伤到你的。”

白小小没有回答,但也没有起身。

王西洲看着白孤如此痛苦,心里头也不好受。他看向沈襟,此时场间修为最高者,“竹生前辈,小白他……”

沈襟抬手,示意王西洲不用再说下去,“不用王先生开口,我也会出手相助。”

沈襟眼神示意约素、皎霞两人,后者会意,便走到白孤身边,想要让白小小先起身,好让沈襟出手。

只不过两人低估了白孤在白小小心里的分量,也低估了白小小的力气。

两位侍女不管如何拖拽,愣是拉不动抱在白孤后背的白小小。折腾了十几次,两人只好无奈地看向沈襟。

只是沈襟还没有下一步动作,两人视线里就多出了一抹灰色。然后一只纤长的手抓住了白小小的衣领,同时有清冷的声音响起,“你要是想你哥就这样活活疼死,可以继续抱着不放手。”

声音传入白小小耳朵里,瞬间让她清醒过来,双手离开了白孤后背。

夏蝉衣顺势将白小小提起,跟拎起一只小鸡崽一样。

她看向沈襟,“你可以继续了。”

夏蝉衣拎着白小小,走到一旁才将白小小放下。白小小一落地,刚想撒腿靠近白孤,却被夏蝉衣一只手按住脑袋,定在原地,“别捣乱。”

只一句话,就让白小小乖乖地收回脚步。

然后白小小仰头,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出几个头、比白孤高出一个头的灰衣少女,眼里有警惕、质疑与期待,“我听话,哥就能好吗?”

“你可以继续去闹,然后你哥肯定死。”

“你为什么这么好心,会来帮我哥?”

“别想太多,你哥现在是我的免费车票和饭票,所以他至少现在不能死。”

白小小哦了一声,收回目光,紧张地看向白孤。只是小姑娘还是时不时地抬头看着灰衣少女,有些气呼呼的。

白小小是气不过夏蝉衣把白孤当成免费的工具人了。

至于夏蝉衣,小姑娘的目光她自然是感知到,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不过那又如何呢?一个小姑娘维护自家兄长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再大能有自己重修境界,成为剑仙重要?

沈襟几步走到白孤身前,双手抱拳道:“林剑仙,白公子,多有冒犯之处还望见谅,得罪了。”

话音刚落,沈襟双手亮起光芒。

沈襟双手翻飞,每一道手印结成,就有一道晦涩难懂的咒印浮现,缓缓悬停于白孤脑袋两侧。不多时,白孤脑袋附近就多出了数十道咒印。

“出!”沈襟轻叱一声,一手结莲花,一手作剑指,然后莲花托剑指,指尖直冲白孤。

咒印浮光流转,如游鱼般渐次钻入白孤眉心,又跃出“水面”,在白孤身前翻腾。

再次出现的咒印身上多出了些许星光,正是先前酒鬼光影所化。

沈襟连忙取出一枚鹅卵石般的玉石,手印再变,将这些星光尽数收入玉石当中。

“幸不辱命,解决了。”沈襟又挥出一道绿色灵力,滋养白孤全身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