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他看书 > 半个俗人 > 233、故友故去

233、故友故去

竹简上内容很多,但重点只有两句话。

蜃族举一族之力布下幻境杀阵,东部战场死伤无数。燕春圣人自散道行,庇护东部战场,天泣三日。

一位圣人自散道行意味着什么,只要是修行之人都知道。

结局就只有一个字。

死。

王西洲此时才想通。

原来前几天的那场红色春雨,是燕春圣人引起的。

只不过……

王西洲抬头,与刚好看来的合度对视,然后两人同时叹了一口气。

轻云不禁疑惑,“你们叹什么气啊?不是说那座大阵已经解决,还反将了一军吗?战局不是大好,叹什么气呢?如果说是因为一位圣人陨落,那确实可惜,但那场天泣落满了整个元初石洲,拉高了我们这些中、下三境人的修为,甚至上三境的强者都有所裨益,相当于变相拉高了整体战力。而且下一位春之道的圣人,也因为燕春圣人这场天泣的大道赠与,极有可能出现在咱们元初石洲,这是好事啊!”

王西洲看了一眼轻云,有些无奈。

合度伸手拍了一下轻云的后脑勺,语气不善道:“你不知道,燕春圣人是我们先生的老友吗?”

轻云脸色一滞,“我……没人跟我说过这事儿啊。”

“燕春圣人与先生素有交情,这是广为流传的美谈,算不上什么秘密,多看些山水游记、人文修本就能知晓。况且你待在先生身边也好些年了,以你的性子,就没有打探一些先生的事情?”合度看了一眼轻云。

轻云讪讪一笑,“这个……我平时勤于修行,不搞这些的。”

“是么?我没记错的话,光吞灵境二转到三转,你就卡了三年吧?要不是有这场天泣,和王先生的指点,你恐怕都破不了九转的桎梏。还勤于修行?渌波都被你带坏了!”

“我只是帮着释放了渌波的性子,不能算带坏。”轻云愤愤不平,朝竹楼二楼努了努嘴,“再说了,我的修行不慢了,有的是比我慢的人。”

合度屈起食指敲了敲石桌,“管好你自己的嘴,别乱嚼舌根!”

轻云嘁了一声,嘟囔了一句,“实话还不让人说了,真是的!”

“人家好歹还救了我们一命呢,你转身就在背后说人闲话,很丢放春苑的脸。”

说起这个,轻云就更气了,“事儿虽然是他们师徒平的,但也是因他们而起的吧?他们之间的恩怨,关我们什么事?我们无缘无故被波及,还差点丢了性命,不去要个说法就不错了!怎么的,听你的意思,我们还要反过来感谢人家?开什么玩笑!”

“轻云,别忘了规矩,失了分寸。”合度的语气冷了下来。

王西洲在一旁眼观鼻,鼻观心,权当没看见没听见。

“你……”轻云一拍石桌,站了起来,刚想说些什么,就如遭重击,倒飞出几米后晕倒在地。然后一阵清风吹过,轻云就消失在原地。

王西洲和合度面面相觑。

轻云突然晕倒又消失,想都不用想,肯定是那位盛年竹生出手教训的。

王西洲呵呵一笑,打破尴尬的气氛,“合度管家,我们还是继续聊聊古书上的内容吧。”

合度刚想回应一句正有此意,心湖间就有声音响起,只得起身向王西洲拱手辞别,“我忽然记起后山竹林还有一片草药尚未栽种,就先不与王先生探讨了。若是明天有时间,再续蠹鱼之约。”

王西洲玲珑心思,怎么不知道合度为什么突然离去,便不再多加阻拦,“那合度管家早去早回,西洲虚席以待。”

合度再次拱手作揖,转身离去。

王西洲合上古书,也准备起身回房。只是在看到桌子上那枚竹简时,王西洲的目光黯淡了几分。

————

“小白,你现在方便吗?”一阵敲门声后,是一道温醇的声音。

白孤看向门口,“没什么不方便的。小小,去开一下门。”

只是白孤心里犯起了嘀咕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